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六百載,一場興衰一場夢

發布時間:2019-11-18  來源:《廣西民進》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明洪武九年(公元1376年)十月二十八日,南京城外,草木染霜,秋風漸起。一個15歲的少年在眾人簇擁下決絕地告別了心愛的皇都和令其又懼又怕的叔祖父,在護衛和百官隨行下前往遙遠的封地——桂林“赴任”,他,就是明朝第一代靖江王朱守謙。在護衛隊列中,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將領目光迥然,神情肅穆,他即將追隨這位一生任性的王爺,前往那個傳說中的山水仙境。

  桂林,嶺西重鎮之一,“奠五嶺之表,聯兩廣之交,屏蔽荊衡,鎮懾交海,枕山帶江,控制數千里,誠西南之會府,用兵遣將之樞機也”。朱元璋冊封朱守謙為靖江王,實為達到“慎固邊境,翼衛皇室”的目的。

  次年正月二十一日,浩浩蕩蕩一行人終于平安抵達桂林。這位年輕將領因護駕有功,被靖江王封賜四品參將之職,頗受賞識。孰料朱守謙剛到桂林不久,周邊作亂,為確保靈渠水運的安全,遂將其委派至漠川關隘駐守,駐扎地正位于湘桂古道上的蓮花村。這位英勇的年輕將領不辱使命,很快將叛亂平息,后長期屯兵于此,與民休息,他就是后來榜上村陳氏始祖陳俊。陳俊其人,正史上著墨甚少,只知道他祖籍為湖北永寧,駐守漠川時,見此處山清水秀風光宜人,解甲歸田后便在蓮花村生息繁衍,開枝散葉。直至清末,陳氏一族先后出過7名進士,18名文舉,2名武舉和2名貢生,成為當地的詩禮望族。

  行走在古村狹窄又規整的青石道上,看一座座院落檐角與山巒起伏處的暗合,摩挲一塊塊龜裂的青磚,聽耳畔沙沙作響的風吹動銀杏,我在恍惚間仿佛看見六百年前的生活場景。六百年了,初始的兵營逐漸被一代代兒孫們磨去了毛糙的棱角,將鐵戈、長矛、弩箭、炮樓、營房、馬樁化成了院落、廟宇、牌坊、祠堂、柴房、花徑。在這里,時間的包漿已然造就了足夠的復雜性,任何古舊事物的出現都顯得順其自然,它們就像是在歲月里生長出來的物事,雍容、蒼翠、質樸,與山川、河流、樹木、目光以及夢境渾然一體。

  榜上村,原名蓮花村,一個地處深山腹地的偏遠山村,和兩千年來中國絕大部分的鄉村一樣,過著一種被現代人叫做生活的日子。漠川,榜上村所在地。《說文解字》這樣解釋:川,貫穿通流水也;漠,又與寞通,《楚辭?遠游》里說野寂漠其無人。如此說來,漠川乃是一個人跡罕至,只有潺潺流水與山嵐霧色的化外之地。但這僅僅是我關于地名無端的臆想,如此山河交錯的仙境,豈會不成為人居的天堂。明崇禎十年(公元1637年),這里終于迎來了著名地理學家徐霞客的足跡,他高度評價了漠川的風物人情,并在《徐霞客游記》中作了詳細記述。

  這里是湘桂古道的經途,也是村人們賴以生存的家園。漠川河的水日益不停地流,河水從山谷間傾涌而出,穿過肥沃的土地、樸素的農田、年輕的村莊和神秘的巖石,最終在千回百轉后流向城鎮,流向荒野。這是安靜、清澈、光明的河流,也是繁華、喧囂與悸動的河流,千百年來,漠川河在這翠聳的群山、河流、湖泊和田野之間,孕育出了榜上村靈秀的律動。在這里,到處都可見水塘、水井、溝渠的身影,它們置身于院落、屋檐、天井、田間地頭,供養一切生命,打水的、洗衣服的、洗茨菇的、澆菜地的、飲牛的……人和動物按著需求各自取用,成就了一幅樸實的生活圖景。

  房無山不厚,人無水不靈,在山的臂彎和水的滋養下,后代才得以繁衍,生命才得以完全。由于久居深山,榜上村人的淳樸、善良和熱誠至今一直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這與他們所處的地理位置無不存在著某種隱秘的聯系。據當地人說,過去漠川鄉民們外出,只能沿著河谷兩岸的山路蜿蜒而行,沿漠川河往下游北去可通興安縣城,溯漠川河而南輾轉則可達桂林。上世紀七十年代,漠川河下游興修五里峽水庫,堵斷了部分山路,出山進城要改走一段水路,對于世代生長于此的鄉民們來說,他們并不厭煩這種山重水復的曲折,和山水打交道是他們血脈里特有的本能。

  作為一個有著悠久歷史的古村落,榜上村以其獨特的建筑群體和人文景觀,吸引著無數朝圣者的目光。這里簡直是桂北古民居的博物館!村內現存典型的桂北古民居約60座,每座內幾乎都住著人家,建筑風貌基本保存完好。小青瓦,坡屋面,馬頭墻,木花格窗,青石墻裙……這些桂北古民居的元素在這里被發揮得淋漓盡致。在榜上村,你會驚奇地發現,走進任何一個院落都有甬道與另一個院落相連,彼此融通聯動,仿佛一片葉子上的脈絡,看似支離破碎卻又精彩紛呈。從這家的大門進去竄到前一家的天井,再從那家的天井竄到另一家的堂屋,在這兜兜轉轉的來回中,反復映入眼簾的是黝黑的吊樓,細致的窗花,翹聳的飛檐和花草掩映下的影壁,實不知這里到底暗藏著多少高堂華屋。

  不經意間,我們闖入某個清代的進士第,被那些精致的木窗雕花和規整有致的天井格局所震懾;又或者一抬眼,瞥見鄰舍側墻的瓦檐線正好和遠處山麓的某處互相呼應;再或者一低頭,看見堂屋一角紋飾精美的柱礎栩栩如生,如此種種,一次又一次毫無預兆地闖入視野。無論是兩進三開還是四合院格局的老屋,都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那些高大院墻和華美雕刻在歷經歲月的洗滌后越發溫潤,雕梁畫棟與出作入息之間竟連接得如此妥帖。李白、白居易、蘇東坡、王安石等大家的詩句和民間俗語、成語一道,被裝飾于門楣、梁柱、影壁、石缸、板壁等處,在詩情畫意的描摹中構筑起一代人的精神世界。此時恨不能在此久居,置一席茶,添一爐香,在云淡風輕的日子里談談風月,話話家常……儒雅的廳堂中,有婦人拿著籮筐在洗菜、幾只母雞在影壁前的花木間尋找食物,黃狗趴在門口的石墩上似睡非醒。堂屋、軒齋、天井、花園、庭院在目光的撫澤下變得溫婉靈動,蕩氣回腸。

  走在村子的青石小徑上,清新的山風裹挾著草木花香撲面而來,三五個老者坐在自家門前的石墩上抽旱煙,幾個小孩子則在石板路上比賽打彈珠,偶爾有一兩只貓從屋頂瓦檐深處探出頭來。榜上村仿佛是一個生活的橫切面,將生命的奧義啟示眾人。有人說這里太落后,誠然,從經濟角度來說這里也許落后,但在生活上它從未落后過。千百年來,榜上村一直沿著自己生命的軌跡正常運轉,它用質樸的言語詮釋出人和土地最自然的關系。時光流轉,百年興衰,在歷經了古今世代無情的變遷后,榜上村依舊生機盎然。讀懂榜上村,你就讀懂了桂北,讀懂了中國。

作者:魏慶     責任編輯:劉政
开一个冷鲜肉店赚钱吗 信誉最好的棋牌游戏 黑龙江p62基本走势图 35选7历史开奖号码 哈灵上海棋牌最新版本 一尾中特的网站 浙江6十1开奖18055期 30选5中奖号码 湖北 昨天浙江6 1开奖结果 平码平肖全年免费资料 浙江6 1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