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文壇名流·馮敏昌

發布時間:2019-11-18  來源:《廣西民進》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欽州歷史上頗有名人,如馮子材、劉永福,不要說在廣西,即便在全中國,只要上過學念過書,就無人不知。而清代欽州人馮敏昌,其名聲雖不如馮、劉這般如雷貫耳,但在文壇上、尤其是在兩廣詩壇上,亦屬響當當的名家。

  馮敏昌,字伯求(《清史稿·文苑傳·馮敏昌傳》作“字伯術”,應誤。又,其子馮士鑣編校的《小羅浮草堂文集》,署名為“欽州馮敏昌魚山伯子甫”,證明他一字伯子),號魚山,生于乾隆十二年(公元1747年)。他的家庭非富非貴,甚至略顯貧寒,但卻是正宗的書香門第:曾祖父馮應祥、祖父馮經邦,均為生員;父馮達文,貢生,歷任廣東開建、臨高、花縣等縣教諭。

  馮敏昌幼年聰慧,稱為“神童”亦不為過。據其子馮士鑣所作《先君子太史公年譜》載,馮敏昌七歲時,其祖父即授以《毛詩》。九歲,“四書五經俱卒讀。嘗聞曾大父讀陶詩,輒吚唔不置,便能了了。每好讀唐詩。先大父偕客攜先君登州之文筆峰,立成五律,并有‘人散小橫塘’諸詩。”年僅十二歲,就參加初級科舉考試,先在州、府兩級試中“冠一軍”,接著又在院試(提督學政主持的考試)中勝出,遂成為生員(秀才)。十五歲時又考取廩生,即可以獲得國家津貼的生員,為生員中的第一等(生員分廩生、庠生、增生、附生等)。

  不過,馮敏昌的考舉人、進士并不如此順利。十六歲時首次參加鄉試,落榜。隨即往廣州粵秀書院修讀。十九歲時,馮敏昌遇到了他一生的恩師翁方綱。翁方綱乃清代文壇名宿,乾隆十七年進士,官至內閣學士,他曾先后任廣東、江西、山東三省學政,在廣東就連續三任。乾隆三十年,時任廣東學政的翁方綱來到廉州府巡查考試,見到馮敏昌的答卷(欽州當時屬廉州府),“驚曰:‘此南海明珠也!’”當即將馮敏昌選為拔貢生。然而,當年參加的第二次鄉試,馮敏昌依然名落孫山。第二年,他以拔貢生資格赴京參加選拔低級官員的朝考,取為二等,后來以國子監學正引見候選。二十二歲,馮敏昌第三次從鄉試試場鎩羽而歸。直到乾隆三十五年,才終于中舉。而考進士,也是一連考了四次,方才于乾隆四十三年金榜題名,中二甲第四十二名。跋涉二十余年科舉之路,終于登頂。

  但科舉登頂也并不意味著官運亨通。馮敏昌中進士后,當即被選為翰林院庶吉士,繼續深造。兩年后散館,得授翰林院編修之職,正七品官。第二年,奉派兼任《四庫全書》分校官;乾隆四十九年,任會試同考官。這兩種職務均為臨時委派。乾隆五十年,馮敏昌改任戶部主事。主事官級為正六品,比編修高,然而不如編修清貴。而他的改任主事,乃是受原翰林院某同事的牽連所致,因此在戶部主事任上實際上無事可主,于是馮敏昌借此機會請假,從乾隆五十年十一月初開始實施他的“壯游”之旅。

  馮敏昌應該是很服膺“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信條并身體力行的。《清史稿·馮敏昌傳》全文不過二百字左右,卻用了將近一半的篇幅來突出他的壯游:“平生足跡半天下。嘗登岱,題名絕壁;游廬阜,觀瀑布;抵華岳,攀鐵纖,躋?峽。在河陽時,親歷王屋、大行諸山。又以北岳去孟縣不千里,騎駿馬直造曲陽飛石之巔,窮雁門、長城而返。最后宿南岳廟,升祝融峰,觀云海。”而其子馮士鑣所作馮敏昌年譜,更用數千字長篇記敘其旅程經歷。游山玩水,訪友賦詩,自是人生一樂。此番游歷,時間甚長,從乾隆五十年末直到乾隆五十六年末。其間還于乾隆五十二年末至五十四年,應河南孟縣知縣仇某之邀主講河陽書院,并應河南巡撫畢沅之請纂修《孟縣志》;亦曾短暫到京“簽到”。

  乾隆五十六年十一月,馮敏昌奉旨改任戶部浙江司行走,更屬閑職。三年后,再改刑部河南司主事。蹭蹬十年,仍為主事,前程黯淡,馮敏昌顯然有些意興索然。恰在此時,他的父親于乾隆六十年十月去世,他遂于嘉慶元年夏返鄉,葬父服喪,從此不再回京仕宦。服喪期滿,先后應邀主講廣東端溪書院、粵秀書院。

  嘉慶十一年二月十一日,馮敏昌病逝于粵秀書院,終年六十歲。

  馮敏昌一生,有兩方面是應予特別表出的:一是他的文學成就,二是他的正派為人。

  馮敏昌一生著述甚富,據《合郡呈入鄉賢公祠申文》附馮敏昌事跡冊載:“所撰有《孟縣志》《華山小志》《河陽金石志》《小羅浮草堂詩集》《(小羅浮草堂)文集》《崇雅齋稿》,其未刻者尚有《崇雅齋歷朝詩選》《(崇雅齋)古文選》《(崇雅齋)時文選》《(崇雅齋)賦選》《嶺南懷舊集》《文章心印》十余種藏于家。”《清史稿·藝文志》所載,尚有《孟縣金石志》。其中,成就最高者為詩,在清代就得到甚高評價。清張維屏(廣東番禺人,道光二年進士,名詩人)《聽松廬詩話》云:“魚山先生詩集,……宗派甚正,體格甚宏,詢屬壇坫雄師,鐘鋪巨響。”清秦瀛(江蘇無錫人,舉人,官至浙江布政使、左副都御史、兵部侍郎等,詩人)《小羅浮草堂詩鈔序》:“有明嶺海多詩人。……近日稱詩者,順德黎二樵、張藥房兄弟。然諸君子雖產嶺海,多在廣州數百里間,要未有拔起于窮荒僻遠之區。獨以其詩鳴,才情橫鶩,別樹幟于諸君子之外者,則如欽州馮君魚山是已。”《清史稿·張錦芳傳》載,馮敏昌與張錦芳、胡亦常在當時詩壇上并稱“嶺南三子”。馮敏昌之師翁方綱更是贊譽敏昌“天才獨擅”,“有此才氣,則五嶺十郡三州,竟無其對。所謂粵之詩家若南園、前后五子以及今日嶺南三家,皆不足道也。風骨一年勝于一年,似此則竟要直追古大家”(《馮魚山詩序》)。

  馮敏昌留下的詩作,有2200余首,主要收集在《小羅浮草堂詩集》(有不同版本)中。詩人“足跡半天下……其悱惻之情,曠逸之抱,一寓於詩”(《清史稿·馮敏昌傳》)。清伊秉綬(福建寧化人,乾隆五十四年進士,官刑部員外郎、惠州知府、揚州知府等,書法家、詩人)為馮敏昌作墓志銘,認為多游歷乃是馮敏昌成為詩壇大家的要素:“君詩本性情而陶百氏,又周游五岳,馳驅絕塞,故能發中聲,流元氣,洋洋成一大家。”清張岳崧(廣東定安人,嘉慶十四年探花,官至湖北布政使,為馮敏昌學生)跋《小羅浮草堂詩集》,亦云馮敏昌“平生足跡遍五岳,……故凡山川雄直蒼莽之氣、世路夷險可喜可愕之情,一于詩發之。”因此,游歷之所見所聞所感,是其詩作題材內容重要組成部分。如長詩《登祝融峰作》《渡洞庭湖南風甚正又作》《海門春陰行》《尊經閣觀所懸靈覺寺古鐘歌》《通天巖》《彭蠡湖中望匡廬》《滄州鐵獅歌》等,借景抒情,酣暢淋漓。其他敘親情、酬師友、詠物、題贈諸作,亦多有韻味。

  在書法領域,馮敏昌也深有造詣。他的老師翁方綱稱其“書法由楷入大令,尤精研《蘭亭》諸本”,作品在清代即有名當世。馮氏還有自己的書法理論,清末廣東舉人林繩武輯錄其相關言論,作《魚山執筆法》,如:“以筆作書,第一執法。此不得,終身皆無入處。”他如提出書字時“手腕須和,筆頭須重,寧拙毋巧,寧蒼毋秀,寧樸毋華;寧用禿筆,毋用尖筆”等,于學書者皆有啟迪。

  馮敏昌曾經總結人生“十一恥”告誡兒孫:“行跡鄙穢,一大恥也;學殖旁落,二大恥也;功名蹭蹬,三大恥也;家事削弱,四大恥也;子弟失教,五大恥也;受恩莫報,六大恥也;省運不振,七大恥也;效忠無術,八大恥也;正世無才,九大恥也;沒世無稱,十大恥也;總成不孝,十一大恥也。”其中一些,如“行跡鄙穢”“學殖旁落”“子弟失教”“受恩莫報”“不孝”之類,今天仍屬人生恥辱,應予鑒戒。而他本人,當然是遵行這些訓誨、避恥趨榮的模范。

  馮敏昌去世后,家鄉欽州官紳聯名作《合郡呈入鄉賢公祠申文》呈請廉州府轉呈廣東巡撫、兩廣總督,并由禮部奏請皇帝允準,將馮敏昌神主入廣東鄉賢祠祭祀(欽州在清代屬廣東)。呈文中盛贊馮之種種美德懿行,例如:

  至孝:親在,盡力奉養,無所不至;親歿,“遽聞兇訃,遂匍匐以來歸;歷盡長途,惟悲號而輟食。呼天搶地,空余淚血。……水漿并絕者七日,廬墓獨處者三年。”

  廉潔:“十載為郎,別無長物;半生作宦,剩有空囊。”

  急公好義:“醵金以修義學,繼先志以和宗親;焚券以恤貧人,買棺以斂餓殍。”

  并附上一份《已故州人原任刑部河南司主事前翰林院編修馮敏昌事跡冊》,具體羅列馮敏昌善舉德行事跡十四款。

  結論是:馮氏“無行不可以為坊,無事不可以為則。誠宇宙之完人,洵儒林之雅望也!”評價之高,無以復加!

作者:楊東甫     責任編輯:劉政
开一个冷鲜肉店赚钱吗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历史 18207期排列5开奖结果 全网发行的股票好吗 湖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富鑫策略 广东好彩1怎么玩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苏快3计划app免费 查看股票行情软件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