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羅馬人對蠶與絲的猜想

發布時間:2019-10-30  來源:《遼寧民進》2019年第2期

放大

縮小

  對于古代歐洲人來說,東方的中國實在是太遠了。他們對于中國的最初印象和知識,就是風情萬種的絲綢。西方人首先是通過絲綢知道中國的。他們講的中國故事,也都是與絲綢有關。

  《舊約》以賽亞(Isaiah)中有這樣的話:“看哪,這些從遠方來,這些從北方、從西方來,這些從秦國來……”有研究者指出,這里稱的“秦國”(Si-nim)很可能是“絲人”的譯音,因而是指中國。《舊約》以西結(Hesekiel)中還有兩段話提到中國絲綢:“……我也使你身穿繡花衣服,腳穿海狗皮鞋,并用細麻布給你束腰,用絲綢為衣披在你身上……”“……這樣,你就有金銀的妝飾,穿的是細麻衣和絲綢,并繡花衣。……”一般認為以賽亞是公元前8世紀的人,以西結是公元前6世紀的人,而《舊約》成書約在公元前6至4世紀之間。

  好像在古希臘時代,中國的絲綢就已經傳到了歐洲。古希臘的雕像、畫在陶器上的圖案,影影綽綽,好像有絲綢的影子。但有比較確鑿的證據,中國的絲綢已經風靡古羅馬世界了。

  有文獻記載的羅馬人第一次接觸到絲綢是在公元前53年。當時羅馬“三頭政治”之一的執政官克拉蘇(Marcus Licinius Crassus Dives,公元前115-前53),在就任敘利亞行省總督不久就匆忙率軍遠征帕提亞即安息。在卡萊爾,羅馬軍團與安息人發生大戰。天當正午,交戰正酣,安息人突然展開鮮艷奪目、令人眼花繚亂的軍人旗。由于這些軍旗耀眼刺目,再加上羅馬人本來就是疲憊不堪,所以他們很快就全線崩潰,安息人大獲全勝。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卡萊爾戰役。在這場戰役中,克拉蘇陣亡,他的兒子也在戰場上捐軀,有2萬多名羅馬士兵血染沙場,另有1萬名士兵被俘。這是羅馬人發動的失敗得最慘的一次戰役。

  在這場戰役中,那些在關鍵時刻使羅馬軍團眼花繚亂的、繡金的顏色斑斕的軍旗,就是用中國絲綢制作的。這是有記載的羅馬人第一次見到中國的絲綢。

  此后不久,絲綢很快就為羅馬人所熟悉。據說著名的羅馬統治者、與克拉蘇同為“三頭政治”之一的愷撒(Gaius Julius Caesar,前102—前44)曾穿著綢袍出現在劇場,引起轟動,甚至被認為奢侈至極。據說愷撒還曾用過絲質的遮陽傘。中國絲綢風行于羅馬宮廷和上層社會,幾百年中元老院的議員一向以能穿中國的絲袍為榮。錦衣繡服既成富室風尚,綢幕絲簾也被教堂襲用。

  生絲雪白纖細,絲綢風情萬種,受到羅馬人的普遍歡迎,作為高檔奢侈的象征,也引發人們對于這種精致的紡織品的來源的種種猜想。人們已經知道這是從遙遠的“絲國”販運而來的,但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呢?當時的羅馬人并不知道養蠶繅絲的秘密,而是普遍認為中國出產的絲綢是用一種樹上長出的羊毛織成的。在那個時候遺留下來的文獻中,有不少對于絲和絲綢的贊譽之詞,如羅馬詩人維吉爾(Vigile,前70—19)說:“賽里斯人從他們那里的樹葉上采集下了非常纖細的羊毛。”他說的賽里斯人就是絲國人,西方人因知絲綢而知產絲之國,稱為Seres(賽里斯)。希臘地理學家斯特拉波(Strabo,約前58—公元21)的《地理志》一書多處提到了賽里斯人。他說:“大夏國王們始終不斷地把自己的領地向賽里斯和富伊人的地區擴張。……也是出于同一原因(氣候的酷熱),在某些樹枝上生長出了羊毛。尼亞格說,人們可以利用這種羊毛紡成漂亮而纖細的織物,馬其頓人用來制造座墊和馬鞍。這種織物很象是足絲脫掉的皮織成的賽里斯布一樣。”

  古羅馬哲學家塞涅卡(Sénéque,前4-公元65)的悲劇《費得爾》中有這樣一句臺詞:“女子們,請為我脫掉這些綴金和紫紅的服裝!我不要推羅人的紫紅染料,也不要遙遠的賽里斯人采摘自他們樹叢中的絲線。”他還說到“賽里斯人采自東方樹上的羅綺。”古羅馬詩人賀拉斯(Quintus Horatius Flaccus,前65 -?前8)也頌揚這種珍貴的織物,歌頌它的柔軟和精細。但出產國的情況并不清楚,只是說賽里斯人居住在“東方的邊緣”。

  古羅馬博物學家普林尼(Gaius Plinius Secundus,23-79)說:“賽里斯人,這一民族以他們森林里所產的羊毛而名震遐邇。他們向樹木噴水而沖刷下樹葉上的白絨毛,然后再由他們的妻室來完成紡線和織布這兩道工序。由于在遙遠的地區有人完成了如此復雜的勞動,羅馬貴夫人們才能夠穿上透明的衣衫而出現于大庭廣眾之中。”普林尼說的比前幾位作家更細致一些,不僅說到絲是長在樹上,還說到紡線和織布的兩道工序,以及從東方的販運過程。

  與普林尼大體同時的古羅馬詩人和演說家西流士·伊塔利庫斯(Silius Italicus,28-103)在《懲罰戰爭》中說:“晨曦照耀中的賽里斯人,前往小樹林中采摘樹枝上的絨毛。”“賽里斯人居住在東方,眼看著意大利(火山)的灰燼漂白了他們長滿羊毛的樹林。天哪!這真是蔚為奇觀!”

  關于絲綢和絲的傳聞持續流傳,但消息也逐漸地接近真實。到2世紀中葉,希臘地理學家包撒尼雅斯(Rausanias)的《希臘志》指出,賽里斯人之絲并非取自植物,乃是被稱為“塞兒”的昆蟲所產。他說:“至于賽里斯人用作制作衣裝的那些絲線,它并不是從樹皮中提取的,而是另有其他來源,在他們國內生存有一種小動物,希臘人稱之為‘賽兒’(Sêr),而賽里斯人則以另外的名字相稱。這種微小的動物比最大的金甲蟲還要大兩倍。在其他特點方面,則與樹上織網的蜘蛛相似,完全如同蜘蛛一樣也有八只足。賽里斯人制造了于冬夏咸宜的小籠來飼養這些動物。這些動物作出一種纏繞在它們的足上的細絲。”包撒尼雅斯之說也有不少得自誤傳,如說“塞兒”齡5歲,頭四年喂小米,第五年喂蘆草。但是,這個看法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不再是把絲看作是“樹上的羊毛”,而是得自“小動物”。包撒尼雅斯的對于絲的看法比較接近正確的了。至少他提供了一個重要信息,即制作絲綢的絲在歐洲第一次不再是來自“樹皮”而是來自“一種很小的動物”。

  絲綢在羅馬世界流行了幾個世紀,羅馬人趨之若鶩,愛不釋手,卻始終不知道制作如此精美的絲綢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這一點是很奇怪的。包撒尼雅斯之所以有比較接近正確的看法,或許是他獲得了特別的消息來源。也有可能他與訪問過中國的羅馬人有過接觸。那個時候,已經有個別的羅馬人到過中國。

作者:武斌     責任編輯:劉政
开一个冷鲜肉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