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瀏覽  >  開明視點

李鎮西:孩子用磚頭把老師砸進ICU,其家長應不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

發布時間:2019-11-13  來源:中國教師報

放大

縮小

  一個初三男生,用磚頭對準其老師頭部狠狠地連砸九次,直至該老師昏迷倒地,最后被送進醫院ICU(即重癥加強護理病房),到現在還沒蘇醒。

  到現在還不知道事情的前因,但無論什么原因,用磚頭砸老師的行為是令人發指的。而行兇者竟然是這個老師的學生,更加讓人震驚!

  其他的我不想多說了,我只是想說,作為15歲的行兇者,無論最后這位受傷老師如何,這個兇手都不可能承擔成人犯罪所應該有的懲罰;那么,他的家長呢?應不應該承擔相應的責任?

  前段時間我寫了一篇文章《學校教育非常重要,但無論多么重要,也只是家庭教育的重要補充》,還有認為我是在“推卸”學校教育的責任。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孩子無論如何首先是家庭教育的產物,是其父母的“作品”。

  一個對社會有杰出貢獻的成功者,我們首先會想到其家庭教育,比如于漪老師,我曾經專門撰文談她的家庭教育,她談到自己的成長也首先提到自己的母親。同樣,一個給社會帶來危害給他人帶來傷害的的罪犯,我們也首先會想到其父母的教育。比如這個用磚頭砸老師的學生,我們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的家庭教育,難道這個孩子的行為我們能夠歸咎到他老師的教育嗎?

  既然“子不教,父之過”,那么兒子犯法,難道家長一點都不承擔責任嗎?

  其實這個問題,我在兩年前就提出過——當時是針對湖南沅江三中鮑老師被自己學生殺死的惡性事件有感而發提出的。

  當時我寫了一篇短文,我說:“作為死者的同行,我的悲憤難以盡訴。我向被自己學生刺死的鮑老師表達真誠的哀思,向他的親屬表達同樣真誠的慰問,雖然這都是蒼白的,無力的。”

  現在被砸老師還在醫院昏迷不醒,我真誠祈禱他能夠醒來,并恢復健康!雖然我的祈禱同樣蒼白無力,甚至無濟于事。

  在兩年前的文章中,有這樣一段話引起了激烈的爭論——

  我國刑法規定,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但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殺死鮑老師的學生只有16歲,這意味著他將被從輕或減輕處罰。法律是這樣規定當然是有其道理的,但我想,其監護人——也就是其父母該不該承擔連帶的刑事責任?好像現在法律并沒有明確規定子女犯法,父母同罰,只是可能會承擔民事責任;但我認為未成年人犯法其監護人被追究相應的連帶刑事責任,并接受法律懲罰,也是有道理的。這道理就在“子不教,父之過”,難道還需要我旁征博引地論證嗎?

  孩子首先是家庭教育的產物,是父母“養”和“育”的成果。如果說孩子有出息了,父母自然感到無比榮耀,臉上也會有無限的光彩;那么孩子犯了罪,父母卻不承受懲罰,這說得過去嗎?

  當時,我這個觀點不但引起了激烈的爭論,甚至遭到了一些朋友嚴厲的批評,認為我是在搞封建株連,與現代法治精神相去甚遠。

  后來我意識到,我的說法的確不妥,我在激憤之中失去了理性,我真誠接受批評,并收回這個的觀點。

  但我現在依然在想,家長不能替犯罪孩子承擔刑事責任,那能不能受到應有的處罰呢?當然這個“處罰”不能人為地隨心所欲,而應該通過程序修改相應的法規然后依法實施。

  我又想到了幾天前的大連,一位10歲女孩被殘忍殺死,因為兇手未滿14歲被釋放。這個問題再次浮現腦海,揮之不去。

  和兩年前不同,我今天重新提出“未成年人犯罪,其父母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這個問題,不是想重申兩年前的糊涂建議,而是想提出一個開放性的思考題,大家都來思考一下,以健全我們的法制和法治。

  我估計,這次老師被砸,所謂“老師普遍失去安全感了”“教師是高危職業”“現在沒有老師敢管學生了,因為不知什么時候這個磚頭就會砸在自己頭上”之類的說法又會多起來。

  我充分理解這些言論,因為我理解一線老師的感受。但我愿意重申兩年文章中的這段話——

  鮑老師被自己愛的學生殺死了,這悲劇的諷刺意味無以復加。但我不主張將這一極端的惡性事件擴大為一種“上綱上線”的擔憂,認為當老師已經普遍失去安全感了。正如我們不能因為個別老師惡性體罰學生,就斷言中國的所有孩子失去了安全的學習環境一樣;我們同樣不能因個別學生殺死了老師,便斷言“現在教師生存環境普遍日益惡化,以后的教師沒法當了”。當然需要反思,需要總結,但具體到這個案子,還是就事論事的好。

  其實,通過這次學生砸老師的暴行,我更愿意強調的還是家庭教育的極端重要性。

  文章寫到結尾,又看到媒體引用知情者的話說,這個用磚頭砸昏老師的學生,其父母忙于經商,“平時他在屋頭媽老漢都不管,也管不到。”(方言,意思是平時在家里父母都不管,也管不了。)

  面對血淋淋的事實,關于家庭教育遠勝于學校教育的極端重要性,還需要強調嗎?

  2019年10月26日

作者:李鎮西     責任編輯:張禹
开一个冷鲜肉店赚钱吗 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河南快三往期开奖结果 包胆什么意思 分分彩计划app推荐 浙江体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期货配资网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遗漏 一汽富维股票 湖南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海快三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