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專題訪談

周洪宇:教育改革最大的短板還是在農村

發布時間:2019-10-29  來源:南方周末

放大

縮小

  義務教育現在更注重講鞏固率,有些人雖然上學,但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輟學。現在只要有學生的地方,小學和初中都有學可上,但鞏固率在97%以上就很不容易。

  1977年10月,在湖北荊門山區下放的青年周洪宇,聽到廣播里播送“恢復高考制度”的新聞。和那一代人一樣,這條廣播改變了他的人生,日后成為中國教育研究者的周洪宇一直認為,這是中國教育70年來的第一件大事。

  后來的周洪宇成為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致力中國教育史研究長達三十余年。

  2019年10月21日,他擔任總主編的《教育奠基未來——新中國教育70年叢書》出版。“這套書準備時間長達數年。”周洪宇說,“中國教育學、中國教育事業發展70年后應該有一個系統的梳理。特別是教育學科的建設,它究竟是怎么走過來的,有哪些重要的成果。”

  另一方面,周洪宇也坦承,中國教育發展歷程往前推進還面臨諸多難題。如何縮小發達地區與貧困地區間的差異,如何提升高等教育的教育質量等,都是他正在思考的問題。

  義務教育完全普及了,但還要講究鞏固率

  南方周末:你主編這樣一套書的邏輯是怎樣的?

  周洪宇:這套叢書共3冊,分別從新中國教育70年70位教育人物、70篇教育文章和70部教育著作等三個方面,對新中國教育產生過重要影響的人物、文章和著作進行梳理。

  整體的邏輯思路就是以70年中國教育改革的發展脈絡為主線,對成就進行梳理和總結。回望歷史的同時,啟迪后學。看一看我們教育這70年里的人物,他們是怎么與時代同行,尋教育真知,建強國之基的。

  南方周末:書里這么多教育人物,有沒有哪位你覺得雖然平凡,但對中國教育的進程起到不可替代的推動作用?

  周洪宇:這樣的人物有很多,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方明。

  他新中國成立前就是陶行知的學生,陶行知當時稱他為“小先生”,因為他師從陶行知時,年齡很小。而且能做到既知己既傳人,教他人識字。

  新中國成立以后,他一直在全國教育工會工作。他和民進中央一起,在全國首先提出來,要設立教師節。好教育首先得有好老師,首先就要讓教師有崇高的政治地位、社會地位和經濟地位。

  1981年11月,在全國政協五屆四次會議上,包括葉圣陶、雷潔瓊在內的17位政協委員聯名提交了《建議確定全國教師節日期及活動內容案》。”提案的主要發起者及撰稿人正是方明。

  他奔走于教育部、政協等機構之間,積極倡議設立教師節。中央后來經過研究,把教師節定在了9月10日。所以,設立教師節這件中國當代教育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就是在以他為代表一批人的推動下促成的。

  南方周末:你認為現在中國的教育水平處于什么樣的階段?

  周洪宇:按照現在發展的規模速度、結構和質量來說,中國在全世界教育發展里面,應當處于中上游水平。

  在義務教育方面,毫無疑問已經全面普及,14億人全面實現義務教育普及是很了不起的。同為人口大國的印度沒有做到這一點。

  但義務教育現在更注重講鞏固率,有些人雖然上學,但可能因為種種原因輟學。現在只要有學生的地方,小學和初中都有學可上,但鞏固率在97%以上就很不容易。

  南方周末:學前教育相對薄弱一些?

  周洪宇:學前教育的毛入園率,從2009年到現在大幅提升。2009年以前,這個數據才50.9%。最近十年通過連續三個學前教育行動計劃,擴大總量、調整結構、建立機制、提高質量,緩解孩子“入園難”問題,提高了三十多個百分點,2018年已經達到81.7%。

  中央財政投入專項資金一千多億元,支持中西部農村地區改擴建幼兒園,扶持普惠性民辦幼兒園。十年來,從全世界學前教育發展速度看,中國是最快的。但和我們的需求看,再對比義務教育的發展,這個數字還是相對滯后。

作者:     責任編輯:張禹
开一个冷鲜肉店赚钱吗